“萌经济”呼唤IP保护

“萌经济”呼唤ip保护

江苏苏州泡泡玛特店内展示的Labubu盲盒玩具。


  王 初摄(人民图片)

在甘肃省陇南市成县电商孵化园,工作人员正在直播推荐精美的玩偶产品。


  李旭春摄(人民图片)

从故宫文创、盲盒娃娃,到动漫周边产品、二次元(泛指漫画、动画、游戏等形式)跨界联名,如今,“萌物”在互联网消费领域大行其道,“萌经济”已成为引领潮流的新业态。但“萌经济”在走红的同时,也出现盗版猖獗、同质化严重等现象。专家指出,解决知识产权(IP)侵权问题,才是“萌经济”持续繁荣的关键。

“萌”也能驱动消费

“故宫出的小猫摆件都非常可爱,我一口气网购集齐了18个。”“90后”小罗是故宫文创产品的忠实爱好者,在她的收藏中,“明皇帝猫”“束发冠猫”等形态各异,包装盒上还附带相关典故的介绍。“虽然收集起来价格不低,但这些‘萌萌的’小物件摆在桌上,看着就心情愉快。”小罗说。

“95后”微信表情包画家黄慧也明白“萌”的消费驱动力。她笔下“呆萌”的卡通表情获得较高下载量与发送量,同时该表情的贴纸、立牌等周边产品也在网店上线。“可爱的表情包会有打赏,即使是付费表情也能收获下载量。”黄慧说,“就表情包而言,‘萌’也是一种竞争力。”

不仅是“故宫猫”、表情包周边,盲盒娃娃、动漫手办、二次元跨界联名也成为消费新潮流。从玩具玩偶到日常用品,从实体产品到虚拟产品,势头强劲的“萌经济”已成为新兴经济形态。以主打“萌趣”的潮流玩具为例,行业数据显示,中国潮玩零售市场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市场规模由2015年约63亿元人民币增加至2020年的近300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超过30%,领先全球。此外,第三方企业信息平台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潮玩相关企业年注册量逐年增加。2016年,中国零售行业潮玩相关企业年注册量超过100家,2019年新增约115家潮玩相关企业,2020年新增约245家潮玩相关企业。

触达年轻人内心需求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韩晓宁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萌经济”产品外观大都是当前社会心理认为“可爱”或“萌”的卡通动漫等形象,其本质是文化创意产品。这类产品的消费者群体也从过去以青少年为主,逐渐扩展到接近全年龄段的消费者群体。

韩晓宁指出,“萌经济”兴起,首要原因在于文化创意产业繁荣,产业内各类经营主体和产品形式越来越丰富,助推新产品、新模式不断涌现。当前社会文化多元发展,社会对于动漫或二次元文化更加包容和接纳,也鼓励了新消费领域的产生。“群众文化消费需求和购买力提升,尤其是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一代消费者对于此类产品有更高的消费需求和购买力,也是‘萌经济’繁荣的动力之一。”韩晓宁说。

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当前影视、动漫、游戏等逐渐成为中国消费者尤其是Z世代(指1995年至2009年出生的人)用户群体的主要文化消费内容,二次元文化随之得到广泛传播,二次元用户规模持续增长。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约3.7亿人,预计2021年将达到4亿人。业内人士指出,新的文化消费热点助推了“萌经济”顺势而起。

“‘萌经济’对拉动消费有积极影响。”韩晓宁指出,“‘萌产品’除了具有实际使用功能,还可以满足消费者的情感需求和审美需求等。市场对此类产品有需求,那么供给侧就应该提供,有助于释放内需潜力。同时,中国优秀的文化创意产品还可以‘出海’,助力文化产业‘走出去’。”

对山寨版“萌产品”说不

“萌经济”热潮涌起,但模仿成风、山寨横行也成为困扰行业的痛点。打开购物网站,泡泡玛特盲盒玩偶、LINE FRIENDS卡通产品等热门商品均有仿冒产品;小猪佩奇、皮卡丘等知名卡通形象存在大量未经授权的周边商品。仿版与原版往往只存在细微差别,但价格却更低廉,因此部分仿制品销量十分可观。于是,每当一类“萌产品”热销走俏,盗版产品或同质内容也随之出现。

“‘萌经济’当前的主要问题之一就在于侵权现象。”韩晓宁指出,盗版山寨侵犯正版商品知识产权、扰乱正常市场竞争秩序,同时削弱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动力,对“萌经济”业态健康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专家指出,对“萌经济”这一新兴经济业态的政策配套、政府监管、行业引导还需要继续加强。从业人员对于外观设计专利保护等法规政策的理解也需提升,产品的设计水平、文化品位仍有提升的空间。

“面对这个问题,加强宣传和加强监管应当并重,一方面加大关于商标、著作权、外观设计专利等领域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宣传,另一方面对侵权现象要持之以恒予以依法查处,让‘萌经济’长久兴旺。”韩晓宁说。

(责编:王震、吕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