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关键问题悬而未决 四大挑战仍需应对

英国“脱欧”关键问题悬而未决-四大挑战仍需应对

  2020年12月9日,示威者手举“反对脱欧”的标语牌站在英国伦敦议会大厦外。


  新华社记者 韩 岩摄

  经历多次延期和重重波折后,英国与欧盟终于在2020年年末就未来关系达成协议。据彭博社报道,2020年12月30日,英国议会下议院以521票赞成、73票反对通过了英欧达成的“脱欧”贸易协议。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英国首相约翰逊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协议将为英国在2021年1月1日后的商业、旅游以及投资贸易带来确定性。

  当英国艰难越过“脱欧”马拉松的终点,确定性一定会到来吗?舆论不乏担忧之声。英国下一步将往何处去,仍然是一个待解的命题。

  “不完美”的协议

  在2020年最后几天,英国快速推进“脱欧”程序,有英媒称这是“势所必然”。据英国《卫报》报道,英欧达成的这份协议长达2000页,涵盖欧英商品和服务贸易、投资、竞争、税收、交通、能源、渔业等方方面面。

  “我们已经夺回了对我们的资金、边境、法律、贸易和渔业水域的控制权。该协议对英国各地的家庭和企业来说都是一个梦幻般的消息。”约翰逊自信满满地表示,英国得到了希望得到的全部利益。

  约翰逊的表态更像是一种宽慰。对于疫情阴云笼罩下的英国社会而言,无协议“脱欧”带来的高额经济社会成本是难以承受之重,但有协议“脱欧”也并非完美无缺,一些关键问题仍悬而未决。

  在双方一直存在严重分歧的渔业领域,英欧同意在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后的5年半之内,欧盟渔民仍可按现行配额在英国海域捕捞海产品,其价值每年达到6.5亿欧元。但在5年半之后,这一配额将减少25%。这被英国业内人士视作一种“巨大让步”,因为英国最先开出的条件是3年之后减少60%。根据该协议,2026年以后双方将每年就捕鱼问题谈判一次。

  有分析指出,英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金融服务净出口国,其中超四成出口面向欧盟,协议中对作为英国支柱性产业之一的金融服务业涉及甚少,这或对英国金融业造成重大冲击。英国雷丁大学国际商务关系专家拉杰尼什・纳鲁拉称,英国下一步必须和欧盟重点谈判与金融服务有关的一切内容,包括银行、金融、保险及电信等。

  有消息称,英国政府内部对脱欧协议谈判中涉及的65个关键问题进行了评分。结果显示,英国政府赢下了28个,欧盟争取到了11个,双方在26个问题上相互妥协。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英欧达成的最终协议是一种相互平衡又交错制约的复杂机制,是双方妥协的结果。协议看似有一个整体框架和原则,但不同领域的议题相对独立,有各自的一套规则。“在一些关键领域,双方暂时达成了所谓‘君子协议’,一些争议没有得到完全解决,只是暂时被管控起来,留待之后的谈判。”

  “后遗症”无法忽视

  就在英国政府为“脱欧”协议欢呼时,苏格兰近日再次高呼“独立”。据德国《世界报》报道,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苏格兰民族党党魁斯特金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没有任何协议能够弥补英国“脱欧”给苏格兰带来的损失,“是时候规划我们作为一个独立欧洲国家的未来了”。分析人士表示,英欧协议中涉及农业、渔业的相关内容让苏格兰颇为不满,一定程度上将进一步激化苏格兰独立情绪,这是英国一系列“脱欧”后遗症中的突出问题。

  在贸易领域,一些国际投资者也表达了担忧之情――英欧之间的贸易流畅度与英国留在欧盟单一市场里不可同日而语,更大的贸易壁垒将进一步降低英国成为跨欧洲供应链参与者的吸引力。欧盟委员会在一份说明中指出,尽管避免了无协议“脱欧”,但企业仍会因“脱欧”付出不小代价,例如出口商将面临额外的边境检查和文书工作。据英国政府预算责任办公室此前预计,在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英国经济15年内将比留在欧盟萎缩4%。

  在汽车行业,有分析认为,即使英欧达成了“脱欧”贸易协议,仍有可能给汽车制造商们带来损失。包括日产在内的一些汽车制造商,可能难以获得在英国组装的部分车型免税出口到欧盟的资格。伯明翰商学院商业经济学教授戴维-贝利称,与汽车行业将要面临的重大影响和成本相比,达成的“脱欧”协议“微不足道”,政策实施过程中的灵活程度也有待考察。

  崔洪建认为,“脱欧”协议达成后,未来英国至少还将面临四大挑战:

  其一,协议的落实和执行问题。尽管有所谓的“双赢安排”,但英欧贸易具体走向如何,各方心里都没底。

  其二,国内政治问题。苏格兰独立趋势一旦继续向前,北爱尔兰、威尔士等地区的离心倾向或将加大,英国的统一和主权问题将遭受挑战。

  其三,国际形势变化问题。与2016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时相比,如今的国际形势已发生剧烈变化。英国最近几年的外交安全政策服务于“脱欧”这一大战略,一定程度上缺乏长期性和战略性。之后,英国能否明确自身定位,拿出真正符合英国利益和世界潮流的政策,考验着英国政府的能力和智慧。

  其四,经济复苏问题。有协议“脱欧”避免了英国经济雪上加霜,但英国经济复苏仍面临挑战。目前,英国财政赤字急剧上升,“脱欧”后贸易和投资的转向需要一段时间缓冲。

  实现“全球英国”不易

  4年前“脱欧”公投后,英国提出了“全球英国”主张,致力于建立外向、包容、支持自由贸易的全球化国家。当前,面临疫情严峻和经济衰退的重重压力,如愿与欧盟分手的英国,距离这个目标还有多远?

  按照约翰逊的说法,“我们从2021年1月起,在政治及经济上将完全自由。”在卡内基欧洲中心访问学者彼得・凯尔纳看来,英国与欧洲大陆关系错综复杂,再完美的“脱欧”协议也恐怕难以理顺彼此间的关系。“在从盟友变成伙伴的道路上,双方有很多需要调整和磨合之处。从这个角度讲,现在其实并非‘脱欧’的结束,而是真正的开始。”

  一段时间以来,双边贸易谈判成为英国推行国际战略的重点内容之一。“脱欧”协议达成后,英国应当会进一步推进双边贸易谈判的步伐。目前,英国正积极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主要贸易伙伴谈判“脱欧”后贸易协定,但进展相对缓慢。

  2020年10月,英国与日本正式签署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这是英国“脱欧”后签署的首个重大贸易协定。不过,英日贸易量只占英国对外贸易的2%,这份协议的象征意义远超实际收益。2020年11月,英国与加拿大达成延续性贸易协议,以确保在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后两国贸易关系维持稳定,两国还同意2021年起就新的贸易协定展开谈判。

  崔洪建指出,英国离开欧盟后,“全球英国”构想一定程度上面临更大的风险。一方面,英国作为单一主权国家,其参与地区外交安全事务和经贸事务的影响力在降低,短期内并不具备参与大国竞争的实力。另一方面,英国国内舆论有这样的担心,离开欧盟后的英国为自身安全计,或将进一步依附美国,加强美英协调,“把从布鲁塞尔拿回来的主权交给华盛顿”。在这种情况下,“全球英国”的目标将无从谈起。“这对英国来说是两大考验,‘全球英国’能否实现,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责编:赵安妮(实习生)、李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