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要做 不 一样 的 化学” (科技 自立 自强 · 青年 科学家)

“我-要做-不-一样-的-化学”-(科技-自立-自强-·-青年-科学家)

核心 阅读

今年 36 岁 的 中科院 理化 所 研究员 、 博导 丛 欢 , 专注 于 研究 研究 近 13 年 来 , 的 的 生活 和 事业 与 有机化学 紧紧 联系 在一起 在 他 眼中 , 在 在 屡 屡 战 反复 思考 中 摸索 出 一条 成功 的 路径 , 体验 创造 的 乐趣 ,就是 科研 最大 的 收获。

“盯着 屏幕 上 旋转 的 分子 结构 , 一天 都 不会 觉得 腻。 ”中科院 理化 技术 研究所 的 一 间 办公室 中 , 一名 穿着 浅蓝色 套头衫 的 年轻人 指着 电脑 屏幕 上 的 三维 化学 分子 模型 说。

这个 年轻人 叫 丛 欢 , 今年 36 岁 ,是 中科院 理化 所 研究员 、 博导 , 光化学 转换 功能 功能 材料 实验室 副 主任。 2021 年 , 他 带领 的 团队 首次精确 合成 了 共 轭 莫比乌斯索 烃 , 并 发表 在 国际 学术 《自然 ・ 通讯》 上 , 被 评价 大 “大 环 合成 领域 令人 印象 深刻 的 重大 进展”。

“支持 我 走下去 的 , 是 对 有机化学 的 喜爱”

每当 被问及 为什么 研究 有机化学 , 丛 欢 总是 不假思索 地 回答 : “好玩。”

2002 年 , 正 读高一 的 丛 欢 在 化学 竞赛 辅导 课上 结识 了 一群 刚 退休 的 大学 教授 , 他们 的 讲课 中 洋溢 着 对 的 的 喜爱。 “老师 最常 挂在嘴边 的 词 就是 '好玩' , 讲到 兴奋 处 时常 手舞足蹈。。 丛 欢 道 道。

渐渐 地 , 丛 欢 迷上 了 有机化学。 加入 加入 了 青少年科技 俱乐部 , 在 实践 中 学习 科研。 在 内蒙古 锡林郭勒 大草原 , 头顶 炎炎 烈日 , 年 过 的 的 中科院 植物 研究所 研究员 陈 佐 忠 了 一 米 多 多 的 的 土坑 , 站在 里面 给 十 几个 中学生 讲授 讲授草原 土壤 和 植被 知识。 这 一幕 让 丛 欢 深受 : 这段 “这段 经历 在 我 心里 种 下 了 的 的 种子 (”

随后 的 求学 经历 中 , 这个 年轻人 的 生活 与 有机化学 紧紧 联系 在一起。 在 2002 年 的 全国 高中 学生 化学 竞赛 决赛 中 , 丛 欢 为 代表 队 荣获 一等奖 , 随后 进入 北京大学 化学 与 分子 工程 学院 学习 , 此后 还 先后 就读 于 波士顿 大学 、 麻省理工 学院 、加州 理工学院。

有机化学 是 基础 学科 , 又 是 实验 科学 实验 中 遇到 的 独立 变量 有很多 , 但 为了 得到 严谨 的 结论 , 每次 实验 只能 对 其中 一个 变量 改变。 只有 通过 成百上千 的 的 重复 和 摸索 , 才 能够 找到 最优 的 实验 条件。 这份 工作 不仅 异常 枯燥 ,而且 时常 遭遇 失败

从事 博士后 研究 期间 , 为了 一个 看似 的 的 合成 反应 , 丛 欢 曾经 早 出晚归 做 了 9 个 月 实验 , 但 结果 总 不 尽如人意 , 最终 原因 是 反应 产物 不稳定。 丛 欢 虽然 , 最后 只能 停止 这个 课题 课题

“支持 我 走下去 的 , 是 对 有机化学 的 喜爱。” 对 丛 欢 而言 , 科研 中 最大 的 收获 与 满足 , 就是 在 屡败 屡战 的 实验 和 反 反复 复 的 思考 中 摸索 出 一条 成功 的 路径 , 体验 创造 的 乐趣。

“抓住 一闪 而 过 的 灵感 , 并 通过 实验 最终 实现 , 这 常人 难以 体会 的 快乐。 我 时 常用 这份 快乐 来 填补 失败 的 的 , 激励 自己 去 挑战 更难 的 目标。 在 在 丛 欢 看来, 做 科研 仿佛 走迷宫 , 如果 只 看到 眼前 的 墙 , 难免 会 沮丧 只有 站在 一定 的 高度 , 才能 看到 远方 的 目标 , 引导 自己 坚定 走下去。

“竞争 是 创新 的 压力 , 也是 突破 的 动力”

求学 时 成绩 优秀 , 36 岁 成为 中科院 理化 所 最 年轻 的 博导 、 研究员…… 当 被 人 夸赞 “聪明” 时 , 丛 欢 总是 说 : “搞 科研 , 光靠 聪明 可 不够。”

上学 时 , 丛 欢 常常 会 提前 规划出 下 一周 的 日程 , 甚至 具体 到 时段。 难得 的 是 , 只要 列 了 计划 , 他 一定 会 按时 完成。

工作 以后 , 每天 的 事情 越来越 多 , 再加 上 科研 的 的 不 确定性 , 丛 欢 无法 详细 规划 日程 , 但 对于 自己 和 学生 每天 的 工作 仍会 列出 计划 , 并且 根据 重要性、 紧急 性 等 因素 对 的 优先 的 级别 进行 划分 办公室 的 的 大白 板上 , 展示 着 课题组 课题组 的 的 , 细致 到 每 一名 学生 的 的 、 任务 和 进度 要求。 丛 老师 是 是 一个 特别 仔细 、计划 性 很强 的 人。 ”中科院 超 分子 化学 课题组 科研 助理 赵宏丽 说

受益 于 讲条理 、 善 规划 的 好 习惯 , 尽管 工作 千头万绪 , 丛 欢 能 有条不紊 地 完成 , 甚至 未来 到 3 到 5 年 的 科研 工作 也 早有 规划 , 他 称之为 “打仗 的 战略 图”。

在 学生 的 印象 中 , 无论 多 晚 离开 实验室 , 丛 老师 的 的 灯 都 亮着。 “科研 工作 竞争激烈 , 特别 是 公认 的 重要 课题 , 往往 有 很多 研究 小组 同时 在。 很多 时候 , 如果 不是 第一名 就 输 了。 竞争 是 的 的 压力 , 也是 突破 的 动力。 丛 欢 欢 说。

大 环 分子 是 具有 纳米 的 的 环形 化合物 , 是 超 分子 化学 的 重要 组成 部分 , 几 十年 来 一直 处于 基础 研究的 最 前沿 , 也 催生 了 两次 超 分子 化学 领域 的 诺贝尔奖。 我 要做 要做 不 一样 的 化学。 丛 欢 欢 把 的 的 研究 方向 定位 大 大 环 的 的 合成 与 组装 , 借助 有机化学 精准 合成的 优势 , 他 希望 不久 的 将来 利用 具有 特色 结构 的 大 环 分子 作为 “积木 块” , 以 原子 精度 构建 一系列 新型 纳米 功能 材料。

“科研 要 契合 国家 需求 , 这 '是' 的 义务 和 责任”

2018 年 5 月 , 丛 欢 回国 后 到 中科院 理化 就职 , 在 他 眼里 , “这 不仅 是 回国 , 更 是 回家! ”

“ 我们 赶上 了 好 时候 , 从 国家 到 院所 对 青年 人才 越来越 重视 , 提供 了 让 科研 人员 施展 的 的 和 和 的 的 支持。 丛 欢 欢 说 , 更为 的 的 是 这里 有 浓厚 的 科学 氛围 , 有 各 领域 的 一流 专家 , 还有全世界 密度 最大 的 高精尖 仪器 群。

近年来 , 丛 欢 在 功能 大 环 分子 方面 取得了 一系列 重要 的 科研成果。 带领 着 平均 年龄31 岁 的 团队 , 丛 欢 陆续 创造 出 一个 又 一个 “好玩” 又 具备 独特 性质的 新奇 分子 : 可以 扩张 和 的 的 共 轭 碳 纳米 环 分子 莫比乌斯 带 组成 的 套 环 、 在 外界 刺激 下 发光 颜色 变化 的 分子 领结 、 光 控 可逆 的 的 水下 胶水 …… “有机化学是 一 门 传统 学科 , 现在 中国 的 的 学术 贡献 越来越 多。 ”丛 欢 自豪 地 说 :“ : 兵 有 将 , 还有 好 , 一定 能 能 出 好 成果! ”

如果 说 , 丛 欢 最初 热衷 于 “玩” 化学 , 那么 他 现在 的 科研 思路 有了 很大 转变 , “科研 要 契合 国家需求 , 这 是 '国家队' 的 义务 和 责任。 ”

除了 参加 学术 会议 、 与 高校 院所合作 , 他 还不 时 同 的 的 人 跨界 交流。 医生 、 警官 、 高 铁 工程师 等 从业 的 的 需求 都 可以 催生 灵感 丛 丛 欢 感叹 感叹 道 我们 我们 稍微 转身 , 就是 一片 新天地。 ”

喜欢 唱歌 、 动画 、 美食 …… 生活 中 的 丛 欢 是 学生 眼中 的 阳光 “大 男孩” , 可 工作中 的 他 却 是 不折不扣 的 严 师。 “我们 都说 丛 老师 有 火眼金睛 , 许多 细小 的 差错 都 看得出 来。” 毛 亮亮 是 丛 欢 指导 的 第一名 博士生 , 有 一个 课题 做 年 3 年, “过程 挺 艰难 的 , 丛 老师 不断 地 鼓励 、 帮助 我 , 但 标准 毫不 放松。。”

深受 学生 时期 的 影响 , 丛 欢 对 科普 活动 也 满怀 热情 如今 每年 都 邀请 中学生 来 实验室 进行 科研 实践 , 我 一年 招 一 两个 研究生 , 干 到 退休 带 带 几十 个 学生。 科普活动 受众 数以万计 , 如果 能让 其中 1% 的 人 最终 爱上 化学 , 也是 很有意义 的 事。 ”

丛 欢 在 工作 中。

吴健坤 摄

《人民日报》 (2021 年 02 25 日 13 版)

(责编 : 牛 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