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 APP 仍 违规 以 日 利率 宣传 揽客 别 被 最低 利率 诱惑

原 标题 : 少数 APP 仍 违规 以 日 利率 宣传 揽客 别 被 最低 利率

央行 今年 3 月 发布 的 6599 年 第 3 号 公告 显示 , 所有 从事 贷款 的 的 机构 , 在 网站 、 移动 端 应用 程序 、 宣传 海报 等 渠道 进行 营销时 , 应当 以 明显 的 方式 向 借款 人 展示 年 化 利率 , 在 签订 贷款 合同 时 时 也 也 可 根据 需要 同时 展示 利率 、 月 利率 等 信息 , 但 不应 比年 化 利率 更 明显。 贷款 年 年化 利率 可采用 复利 或 单 利 方法 计算。 采用 单 利 方法 的 的 , 应 说明 是 单 利

近日 , 北京 青年 报 记者 发现 , 不少 贷款 APP 仍在 展示 利率 上 对 消费者 小 小 聪明 , 只 显示 数值 的 的 日 利率 或者 最低 年 化 利率 , 等 真正 贷 到 了 款 , 才 发现 发现 真实利率 比 自己 想象 的 高 很多。

调查

少数 APP 仍 违规 以 日 利率 宣传

央行 的 公告 已经 发布 近 两个月 , 然而 北青报 记者 发现 仍有 一些 贷款 P APP 在 用 日 利率 宣传 揽客 , 没有 同时 标注 年 化 利率。

比如 , 唯 品 会 的 “唯 品 花 取 现” 申领 页面 只 显示 “最低 日息 费 万 万 3 , 60 秒 极速 到账 ”; 芒果 TV 的“ 芒 哩 ・ 好 贷 ”号称“ 利息 低 , 日息 低至 低至 0. 02% ”; 首 汽 约 车 APP 在“ 我 的 钱包 ”页面 的“ 金融 服务 ”显示“ 最高 30 万 , 日息 最低 万 2 ”, 点击 进入 后 , 才会 看到 四款有年 化 利率 显示 的 贷款 产品。

此外 , 还有 一些 贷款 产品 既 没有 年利率 , 也 没有 日 , 只有 最高 贷款。。 比如 , 京东 的 激活 页面 只 显示 了 15 万元 的 最高 借款 额度 , 以及 “5 万元 免费 用 15 天 ”、“ 借款 快 ”、“ 分期 还 ”、“ 利息 低 ”等 字样 , 没有 具体 利率 说明 , 需要 开通 后 才能看见 ; 还有 的 APP 进入 后 , 只 显示 最高 可 申请 , 需要 注册 才 可以 看见 详细 信息 ; 小米 随 星 借 “显示 可 借 额度 300000 元” , “最快 1 分钟 放款 、 灵活 还款 ”, 需要 登录 才 可以 了解 进一步 信息

标注 单 利 的 贷款 产品 较少

根据 央行 要求 , 所有 贷款 产品 都应 明示 贷款 年 化 利率 贷款 年 化 利率 可用 复利 或 单 利 方法 计算 ; 单 利 计算 方法 的 的 应 说明 是 单 利。 复利 计算 方法 即 内部 收益 率 法 ,根据 借款 人 的 借款 本金 、 每期 还款 金额 、 贷款 期数 要素 , 考虑 复利 后 计算 的 的 年 化 内部 收益 率 (IRR)。 央行 公告 的 附件 称 这 是 计算 计算 贷款 年 化 利率 较为公允 的 方法 ”。

经过 调查 , 北青报 记者 发现 , 目前 绝大部分 正规 的 的 贷款 都已 都已 按 要求 标注 了 年 年 化 利率 , 支付 宝 借 、 微粒 贷 、 美 团 生活费 等 同时 同时 展示 了 日 利率 和 年利率 ,有的 还 列出 了 二者 的 转换 公式。

不过 , 只有 少数 产品 的 利率 旁 注明 了 “单 利”。 比如 : 安逸 花 首页 显示 年 年 化 利率 最低 7,2% 起 (单 利) , 风险 风险 定价 ; 今日 头条 旗下 的 的 放心 借 显示 : “年利率 (单 利) 12. 80% – 24% ”; 腾讯 视频 APP 对接 的“ 小鹅 花钱 ”注明“ 年利率 低至 7. 20% (单 利) , 按日 计算 ”。

揭秘

同 一笔 贷款 用 复利 的 的 结果 高于 单 利

单 利 或 复利 对 消费者 的 实际 利率 会 产生 什么 影响 呢? 央行 中 提供 了 两个 示例 , 同 一笔 贷款 按照 IRR 方法 计算 的 结果 都比 单 利 高。

比如 , 某 消费 金融 公司 贷款 , 为 1 年 , 按月 还款 , 共 10 期 , 本金 为 10 万元。 按照 还款 计划 , 借款 人 在 借款 当期 一次性 支付 1000 元 服务 费 , 并 从 借款 后 第一个 月末 起 , 每月 等额 偿还 8833. 3 元 , 其中 本金 100000 / 12 = 8333. 3 元, 分期 费 (按 初始 本金 的 0,5% 计算) 100000 × 0,5% = 500 元。 上述 贷款 以 单 利 的 的 年 化 利率 约为 10. 80% , 以 IRR 方法 计算 的 综合 年 化 利率 约为 14. 58%。

某 个人 住房 贷款 , 期限 为 20 年 , 按月 还款, 共 240 期 , 本金 为 100 万元 , 采用 等额 本息 方式 还款。 按照 还款 , 从 借款 后 第 一个 月末 起 , 借款 人 每月 等额 偿还 本息 6599. 6 元。 上述贷款 以 单 利 计算 的 年 化 利率 约为 5% ; 以 IRR 方法 计算 的 年 化 利率 约为 约为 5. 10%。

中 伦 律师 事务所 合伙 人 刘新宇 认为 , 央行 公告 将 资金 成本 的 计算 范围 和 计算 方法 进行 了 明确 , 解决 了 法律 中 存在 的 的 综合 成本 的 的 争议 问题 , 为 司法部门 处置 借贷 纠纷 案件 提供 了法规 参考。 同时 , 将 IRR 正式 引入 了 监管 规定 中 , 有助于 保护 的 的 , , 防止 消费者 在 不 知道 真实 成本 的 情况 下 被 误导 而 申请 贷款 贷款。

别 被 最低 利率 诱惑 实际 获批 利率 往往 高

北青报 记者 发现 , 很多 贷款 产品 的 的 是 “年 化 利率 7,2% 起”。 如果 你 以为 到手 的 利率 就是 7,2% , 那 大 概率 要 大失所望。 贷款 机构 会 根据 多方面 因素 评估 客户 的 的 资信 和风险 等级 , 客户 需要 先 进行 申请 操作 , 在 机构 之后 , 才能 知道 的 的 的 获取 额度 和 适用 利率。 消费者 获批 的 的 贷款 利率 不会 都 一样 只有 最 优质 的 的 的 客户 才能 享受到 最低 利率。

根据 北青报 记者 调查 , 不同 的 客户 在 同一 平台 享受 的 贷款 利率 差异 很大 , 同一 个人 在 不同 平台 的 的 利率 也 可能 不同 , 真正 享受到 利率 利率 的 客户 很少 , 投诉 利率 过高 的 客户却 很多。

比如 , 同样 是 支付 宝 借 呗 , 读者 的 的 日 利率 为 0. 025% , 年利率 9. 125% , 她 的 朋友 张先生 却 是 日 利率 0. 10% , 年利率 14. 6% ; 而 王小姐 的 微粒 贷 年利率 为 12. 95% , 比 借 呗 高 , 张先生 的 微粒 贷 利率 却 是 12. 775% , 比 借 呗 低。

在 另一 款 应用 上 , 明确 标注 “日 利率 0. 02% 起 , 年 化 利率 7. 23% 起 ”, 奔着 7. 20% 去的 黄小姐 最后 获批 的 利率 是 日 利率 0. 60% , 年利率 24. 4% , 是 7,2% 的 三倍 还 多 ; 她 的 朋友 李先生 获批 的 日 利率 更 是 高达 0. 100% , 年 化 利率 34. 92% , 是 7,2% 4. 85 倍。 他们 都很 想 知道 , 究竟 有 多少 客户 真正 获得 了 7. 23)% 年利率 的 借款。

在 黑猫 投诉 平台 上 , 年利率 “年利率” 的 投诉 超过 4 万 条 , 投诉 内容 大多 为 “借贷 后 发现 年利率 过高”。 有 投诉 人 反映 , 一些 借贷 平台 年利率 甚至 超 36%。

提示

警惕 网络 平台 诱导 过度 借贷

去年 年底 , 中国 银 保监会 曾 发布 《关于 警惕 网络 平台 过度 借贷 的 风险 提示》。 银 保监会 指出 , 一些 网络 平台 为 海量 客户 , 通过 各类 网络 消费 场景 , 过度 营销 贷款 或 类 信用卡 透支 金融 金融, 诱导 过度 消费。 银 保监会 消费者 权益 保护 局 提醒 广大 : 要 树立 理性 消费 观 , 合理 使用 借贷 产品 选择 正规 机构 、 正规 渠道 金融 金融 服务 , 过度 借贷 营销 背后 隐藏 隐藏 的 风险 或 陷阱。

根据 风险 提示 , 一些 机构 或 网络 平台 在 时 片面 强调 日息 低 有 免 息 期 、 可 零 息 分期 等 优厚 条件。 然而 , 所谓 “所谓 利息” 并不 等于零 成本 , 往往 还有 “服务 费” 、 “手续费” 、 “逾期 计费” 等 , 此类 产品 息 费 的 实际 综合 年 化 利率 水平 可能 很高。 部分 营销 故意 借贷 实际 成本 的 行为 侵害 了 消费者 的 知情权 , 容易 让人 产生错误 理解 或 认识。

还有 一些 网络 平台 宣称 贷款 手续 简单 , 诱惑 消费者 点击 办理 有 机构 机构 甚至 给 未成年 人 、 、 校 学生 、 低收入 人群 等 过度 放贷 , 之后 进行 暴力 催收 、 冒充 司法机关 恶意 催收 、 针对 借款 人 人亲属 朋友 进行 催收 , 引发 一系列 家庭 和 社会 问题

文 / 本报 记者 程婕 统筹 / 余美英

(责编 : 赵竹青 、 吕 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