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 反 垄断 监管 促进 平台 经济 在 规范 中 发展

平台 经济 是 数字 技术 和 商业 模式 的 的 结果 , 是 数字 的 的 典型 样 态。 平台 经济 以 数据 作为 关键 生产 要素 、 以 网络 作为 重要 载体 , 在 不断 的 的 信息 通信 技术 的 的 推动 下 , 提升效率 , 优化 着 经济 结构 , 代表 了 先进 的 的 方向。 作为 平台 经济 最为 重要 的 的 , 平台 平台 对 经济 社会 生活 的 的 超越 了 所有 的 的 类型 和 经营 模式。 近年来 , 在 激烈 的 竞争 中平台 经济 领域 诸如 强制 “二 选 一” “大 数据 杀 熟” “自我 优待” “扼杀 式 并购” 等 损害 竞争 、 创新 和 消费者 利益 的 行为 频 发 , 引发 社会 方面 广泛 关注。 平台 经济 是 创新的 产物 , 平台 企业 应该 持续 引领 和 推动 创新 , 而 不是 阻碍 和 创新。 创新 的 繁荣 , 需要 有效 的 竞争 机制 和 公平 的 竞争 秩序。

4 月 10 日 , 国家 市场 监督 管理 总局 依法 阿里巴巴 集团 实施 二 “二 选 一” 垄断 行为 作出 行政 处罚 , , 182. 28 亿元。 该案 是 我国 平台 经济 领域 第一 起 重大 的 的 垄断 案件 , 标志着 平台 经济 领域 反 垄断 执法 进入 了 新阶段 , 释放 了 清晰 的 政策 信号 , 即 国家 在 鼓励 和 平台 经济 发展 的 的 , , 强化 反 垄断 监管 , 预防 和 制止 平台 企业 数据 数据 、 技术 资本 等 优势 损害 竞争 、 、 创新 和 的 的 的, 规范 和 引导 平台 经济 持续 健康 创新 发展。 的 的 调查 处理 具有 的 标志 的 意义 和 示范 作用

一 、 体现 了 依法 的 的 原则

竞争 是 市场 经济 的 灵魂 , 驱动 着 企业 不断 创新。 发挥 垄断 监管 的 作用 , 就是 要 坚持 竞争 政策 的 基础 地位 , 加强 反 垄断 执法 , 营造 公平 的 的 市场 环境 , 促进 平台 经济 通过 有序 竞争 实现 实现。 作为 市场 经济 体系 的 重要 组成 部分 , 平台 经济 的 创新 发展 离不开 《反垄断法》 , 而且 , 平台 经济 越 成熟 创新 , 就越 需要 科学 有效 的 反 垄断 执法。

对于 竞争 性 平台 , 平台 企业 应该 守住 《反垄断法》 等 的 的 底线 ; 对于 平台 内 经营 者 , 平台 企业 应该 履行 《电子商务》 等 法律 赋予 的 基本 义务 ; 对于 消费者 , 平台 企业 应该 依法 尊重 尊重消费者 权益。 然而 , 平台 企业 对 商家 的 的 强制 “二 选 一” , 剥夺 了 商家 在 多个 平台 同时 开展 业务 的 机会 , 扼杀 了 平台 、 、 内部 以及 品牌 之间 的 的 竞争。 当 供给 侧的 竞争 机制 受损 , 市场 创新 动力 就 会受影响 , 消费者 利益 最终 也会 受损 阿里巴巴 集团 滥用 在 中国 境内 网络 零售 平台 服务 市场 的 支配地位 , 对 平台 内 经营 提出 不得 不得 在 其他 竞争 性平台 从事 经营 活动 、 不得 参加 其他 竞争 性 的 的 活动 等 二 选 选 要求 , , 并 采取 多种 奖惩 手段 二 二 选 一 得以 实施 , 是 《》 明确 制止 的 的 典型 的 限定 交易行为。 国家 市场 监督 管理 总局 依法 立案 调查 , 并 作出 处罚 , 充分 体现 了 对 平台 经济 依法 的 的 原则 , 向 市场 发出 明确 信号 ―― 平台 经济 领域 不是 反垄断法 外 之 地。

基于 法律 面前 人人 平等 的 基本 原则 , 我国 《反垄断法》 对于 企业 和 传统 企业 一视同仁 , 对于 内 资 企业 和 外资企业 、 国有 企业 和 企业 平等 适用 , 目 是 是 要 保障 各类 市场 主体 公平 参与 参与 市场竞争 , 营造 公平 竞争 的 营 商 环境。 本案 的 调查 处理 , 并不是 否定 经济 对 对 我国 经济 社会 发展 所 的 的 重要 作用 和 意义 , 而是 通过 依法 规范 促进 平台 经济 更快 更好 发展 发展 为 为 我国经济 高质量 发展 提供 创新 动力 和 市场 活力。 本案 标志着 我国 经济 领域 反 垄断 执法 进入 了 常态 化 阶段。 常态 的 的 依法 监管 将 进一步 维护 的 的 权威性 , 为 市场 划定 的 的 行为 红线 , 促使平台 企业 规范 市场 行为 , 倒逼 平台 企业 将 重心 放到 积极 、 公平 竞争 和 更好 服务 消费者 上来

二 、 体现 了 审慎 的 的 理念

支撑 平台 经济 的 新 技术 日新月异 , 平台 经济 业务 类型 复杂 竞争 动态 多变。 平台 的 的 经营 行为 并无 定 式 , 难以 进行 化 分析。 为了 避免 “避免” 以及 “过度” 执法 伤及 行业 本身 的创新 和 竞争 层次 的 提高 , 需要 经历 必要 的 “观察 期” , 以 支持 平台 经济 的 发展 , 经过 20 多年 的 发展 , 我国 平台 企业 已经 由 “孩童”进入 到“ 青年 ”时期 , 平台 企业 的 商业 模式 、 交易 结构 初步 , , 所 的 的“ 二 选 一 ”“ 大 数据 杀 熟 ”“ 自我 优待 ”“ 扼杀 式 并购 ”等 行为 对 竞争 、 创新 和 消费者 权益 的 损害 可以 明确 清晰 地 予以 识别 , 在 我国 平台 经济 到 现阶段 , 启动 反 反 垄断 不仅 必要 而且 可行 可行

众所周知 , 高质量 发展 离不开 创新 , 创新 离不开 竞争。 为了 鼓励 促进 创新 , 我们 需要 维护 公平 竞争 ; 推动 繁荣 , 倒逼 竞争 层次 不断 提高。 只有 通过 竞争 和 创新 的 良性 互动 , 才能 实现 实现高质量 发展。 因此 , 平台 经济 领域 反 垄断 执法 是 完善 市场 经济 体制 、 推动 高质量 的 的 的 的 要求。 然而 , 的 的 是 , 创新 就 意味着 打破 颠覆 既定 的 的 秩序 、 结构 和 机制。凡是 创新 , 都会 对 既有 的 竞争 机制 和 秩序 产生 影响。 因此 在 平台 经济 领域 反 垄断 执法 依然 需要 秉持 审慎 监管 的 理念。 近 两年 , 关于 平台 领域 垄断 问题 的 反映 较为 集中 , 反 垄断 执法机构 在 充分 研究 论证 的 基础 上 , 首先 对 各 方面 反映 的 的 “二 选 一” 问题 开展 调查 并 依法 作出 处理 , 了 审慎 监管 的 理念。 同时 , 从 本案 处罚 决定 书 可以 看出 , 在 本案 处理过程 中 , 对 “二 选 一” 行为 的 法律 和 经济 分析 经过 了 研究 论证 , 同样 体现 体现 了 审慎 的 理念。 《反垄断法》 适用 平台 经济 领域 , 但是 具有 相当 的 复杂 性 , 在 积极 执法的 同时 坚持 审慎 的 理念 无疑 是 科学 理性 的 选择。

三 、 体现 了 发展 与 规范 的 的 监管 思路

中央 经济 工作 会议 提出 “国家 支持 平台 企业 创新 发展” , 发出 了 明确 的 “支持” 信号 , 同时 提出 “要 依法 规范 发展 , 健全 数字 规则” , 释放 了 “规范” 的 要求。 概括 起来 , 就是 支持 与规范 并重。 平台 经济 创新 发展 需要 公平 竞争 的 市场 秩序 , 这一 公共 是 市场 自身 无法 无法 的 的。 维护 市场 秩序 需要 政府 的 有形 之 手 需要 更好 更好 发挥 政府 的 的 作用。 因此 , 推动 平台 经济 高质量 发展 , 不仅 需要 竞争 和 的 的 良好 互动 , 而且 需要 更好 实现 有效 市场 和 有为 政府 的 结合。 适时 启动 反 垄断 , 不仅 可以 有效 制止 垄断 行为 , 恢复 相关 市场 的 竞争 机制 和 秩序 , 维护和 激发 创新 的 动力 和 活力 , 保障 消费者 的 利益 , 并且 可以 通过 案件 产生 威慑 和 示范 示范 , 实现 查办 一个 案子 、 规范 一个 的 的 良好 效果 , 是 维护 平台 经济 领域 公平 竞争 市场 秩序 的 必要 法律 法律。

市场 监管 总局 对 阿里巴巴 集团 处以 2019 年 中国 境内 销售额 4% 的 罚款 , 计 182. 28 亿元。 根据 《反垄断法》 规定 , 者 滥用 市场 支配地位 的 , 由 反 垄断 执法 机构 处 以上 一 年度 销售额 1% – 10% 的 罚款。 阿里巴巴 集团 “二 选 一” 行为 从 2015 年 开始 , 涉及 面 广 , 持续 时间 较长 。4% 的 罚款比例 较为 适中 , 既 体现 了 依法 依 规 和 过 罚 的 的 , 体现 了 国家 强化 平台 企业 反 垄断 监管 的 态度 和 决心 , 也 了 支持 平台 平台 经济 的 的 政策 目标 , 充分 体现 了 发展 和 和 和 的 的原则。 同时 , 市场 监管 总局 还 制定 了 《行政 书》 , 要求 集团 集团 围绕 严格 落实 平台 企业 主体 责任 、 内控 合 规 管理 、 维护 公平 竞争 、 保护 平台 内 商家 和 消费者 合法 权益 等 方面 进行全面 整改 , 体现 了 处罚 与 教育 相 结合 原则

同时 要 看到 , 平台 经济 一直 处于 创新 和 竞争 相互 的 的 过程 中 , 因此 , 平台 经济 的 的 的 垄断 执法 , 需要 格外 关注 在 现行 《反垄断法》 下 为 创新 留 出 法治 的 的 空间。 经营者 应当 在 法律 许可 的 范围 内 开展 经营 活动 , 设计 交易 流程 商业 模式 , 必须 兼顾 竞争 、 创新 与 消费者 利益。 本 执法 无疑 有助于 深化 对 平台 企业 竞争 行为 及其 后果 的 认识。 反 垄断执法 机构 应当 更加 积极 有效 地 分类 监管 和 执法 , 支持 和 平台 企业 发展。 在 执法 实践 中 , 充分 把握 支持 和 规范 的 的 , 依法 规范 的 目 的 是 为了 为了 促进 平台 经济 发展 反 垄断 监管 监管能够 发挥 配置 资源 的 决定性 作用 , 要 维护 平台 经济 开放 包容 、 共享 的 环境 , 让 平台 企业 在 公平 的 市场 竞争 中 赢得 机会 , 让 市场 始终 存在 出现 下 一个 阿里巴巴 的 的 可能性 , 以 科学 有效 的反 垄断 监管 回应 平台 经济 的 的 现实 需求。

四 、 体现 了 科学 高效 的 的

平台 经济 的 竞争 是 创新 性质 的 , 具有 高度 动态 属性。 反 执法 需要 把握 平台 经济 领域 技术 和 商业 模式 变革 快 、 创新 短 和 动态 竞争 的 的 的 , 进行 必要 的 的 竞争 效果 分析。 平台 经济 是 是经济 , 通过 信息 通信 及 数字 技术 将 许多 法律 关系 集成 一起。 消费者 线上 消费 只需 要按 几个 键 下去 , 就会 触发 服务 法律 关系 、 商品 买卖 或者 服务 法律 关系 、 资金 流转 法律 关系 、 物流 物流服务 法律 关系 等 诸多 法律 关系 的 产生 、 变更 或者 终止。 反 垄断 需要 准确 解构 这些 这些 法律 关系。 由于 平台 及其 竞争 行为 的 特殊性。 对于 相关 市场 的 科学 界定 、 市场 支配地位 的 综合 认定 、 违法行为 的 依法 取证 、 竞争 效果 的 充分 分析 、 行政 处罚 宽严 济 的 权衡 , 反 反 垄断 执法 机构 需 根据 平台 的 的 发展 状况 、 规律 和 自身 特点 , 结合 案件 案件 情况 情况 , 强化 竞争 和 法律 论证 论证垄断 执法 的 针对 性和科学性。 平台 经济 领域 的 反 垄断 执法 , 执法 能力 提出 了 更高 的 要求 , 对 执法 工作 作风 提出 了 科学 高效 的 要求 , 以 保证 执法 的 质量 和 效率。 本 次 执法 执法 检验了 我国 反 垄断 执法 队伍 执法 能力 和 工作 作风 , 丰富 了 经济 领域 反 垄断 执法 经验 , 为 平台 的 的 全球 治理 提供 了 中国 方案 方案

平台 经济 是 顺应 和 牵引 经济 高质量 发展 的 有效 模式。 创新 是 平台 乃至 整个 经济 高质量 发展 的 的 最 重要 动力 和 最 关键。 若无 创新 , 竞争 则 是 低 层次 的 存量 利益 竞争。 唯有 创新 创新成为 发展 动力 , 才能 推动 增量 的 的 竞争 , 实现 经济 高质量 发展 所以 , 我们 需要 坚持 创新 创新 竞争 和 消费者 利益 三者 并重 , 加强 经济 经济 领域 反 垄断 , 促进 平台 经济 在 规范 规范 发展 发展 , ,让 竞争 引导 和 激励 平台 企业 不断 进行 技术 革新 和 模式 , 通过 创新 提高 竞争 层次 , 构建 新 发展 , 实现 经济 高质量 发展 , 让 消费者 分享 经济 高质量 发展 所 带来 的 福利。

(作者 时 建中 , 系 中国 政法 大学 副 校长 、 教授)

(责编 : 牛 镛 、 胡永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