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 被 数字 时代 抛下 ​​的 不 只是 老年人

原 标题 : 会 被 数字 时代 的 的 , 不 只是 老年人

“我 到 了 医院 挂号 大厅 , 工作 人员 一 努嘴 , 我 支 到 了 一 台 机器 面前。 我 也 不太 会。 进入 页面 时 , 看到 前面 还有 个 7 个 号 , 等 我 满头 大汗 地 倒腾 地进去 能 挂号 时 , 1 个 号 都 没有 了。 ”前不久 , 全国 政协 委员 北京市 金 诚 诚 同 达 律师 创始 合伙 人 刘红宇 再次 讲起 了 这个 她 调研 走访 时 听到 的 故事。

这 可能 是 小事。 但 后来 刘红宇 也 越发 清晰 地 意识到 , 老年人 排斥 在 数字 生活 之外 , 其实 是 大事。 3 月 3 日 下午 , 全国 政协 十 三届 四次 会议 新闻 发布会 也 提到 了 这一 话题。 大会 新闻 发言人 郭卫民 指出 , 智能化 时代 , 一个 都不能少

刘红宇 近 几年 一直 关注 老年人 群体 , 也 提出 过 不少 相关 建议

去年 年底 , 国务院 办公厅 发布 《关于 切实 解决 老年人 运用 智能 困难 的 的 方案》 , 提出 了 了 数字 数字 的 的。。 刘红宇 , 这一 问题 得到 了 重视 , 体现 的 恰恰 是 社会 的 的 温度。

全国 政协 委员 、 中国 社科院 世界 社保 研究 中心 主任 郑秉文 笑称 , 就是 银发 族 的 的 一 员 , 他 也是 在 为 自己 所在 的 的 发声。

郑秉文 表示 , 在 解决 “数字 鸿沟” 问题 上 , 行政 规 制 发挥 很大 作用。 政府 在 担 的 的 同时 , 企业 也要 积极 履行 责任。 企业 可以 可以 社区 , 面对面 教 老年人 使用 智能 手机 ; 也 可以 可以创新 宣教 方式 , 制作 一些 的 的 小 短片 在 电视 上 播放。 “。 可以 拿出 一部分 经费 , 开展 相关 公益 帮扶 活动。”

企业 要做 公益 , 也 需要 国家 鼓励

有 企业 反映 , 为 老年人 开发 产品 和 应用 , 似乎 有些 不划算。 很高 , 使用者 并不 多 , , 也不 好 保证。

刘红宇 说 , 对 适 老 的 的 开发 , 政府 可以 给予 更多 政策 倾斜 比如 进行 补贴 、 减免 税收 等。 同时 , 也要 为 适 老 产品 设置 准入 门槛 , 大家 一拥而上 , 市场 鱼龙混杂 鱼龙混杂 “其实 , 如何开发 出 老年人 愿意 使用 的 、 能 提升 他们 幸福 感 的 产品 , 考验 的 也是 企业 的 智慧 和 能力。 ”

全国人大 代表 、 联想 集团 董事长 兼 CEO 杨元庆 表示 , 要 统筹 考虑 互联网 便民 服务 的 线上 线 下 整合 , 便利 老年人 使用 他 建议 城市 公共 服务 部门 , 如 医院 车站 、 社区 等 等 在 制度 设计 环节将 老年 群体 的 特征 考虑 进去 , 提供 “线上” + “线 下” 的 选择 , 不要 一刀切 地 关闭 人工 窗口 , 保留 实体 咨询 、 现场 、 人工 服务 等 项目 , 更好 地 维护 老年人 的 权益 , 也让 公共 服务 更加 全面 和 精细

“人人 都 可以 是 志愿者。” 刘红宇 呼吁 , 全 社会 都 应该 行动。 她 也 强调 , 在 公共 服务 大厅 , 必须 设立 志愿者 岗位 , 不要 让 老人 为了 研究 使用 一 台 台 机器 而 满头 大汗, 陷入 尴尬。

虽然 人们 谈论 更多 的 , 是 “银发 族” 的 “数字 鸿沟”。 但 实际上 , 每个 人 , 都 可能 有 陷入 数字 数字 化 困局 的。 技术 技术 进步 是 社会 的 的 必然 趋势 , 但 在 必然的 发展 过程 中 , 我们 仍然 要 尊重 不同 的 选择 , 理解 一些 可能 不能 使用 相关 机器 设备 的 人。 ”刘红宇 认为。

“有 一部分 人 不想 用 智能 手机 , 有 一部分 人 刷 脸 , 有 一部分 还 可能 忘记 带 手机 手机 , 那 就会 遇到 和 老年人 同样 的 问题。 刘红宇 说 , 我们 需要 尊重 多元 的 选择 , 应该允许 人 不 靠 智能 设备 , 也 可以 正常 出行 , 正常 生活

她 也 看到 , 在 越来越 的 的 公共 场所 , 有了 另 一条 通道 、 扇 窗口 ―― 如果 你 没有 手机 , 不懂 机器 , 有 专人 前来 服务 服务

(科技 日报 北京 3 月 4 日 电)

(责编 : 赵 超 、 初 梓 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