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天 眼” 的 青年 力量

“中国-天-眼”-的-青年-力量

“中国 天 眼” 运行 和 发展 中心 机械 组 组长 姚 蕊 (左 和 维 保 人员 在 舱 停靠 平台 做 升舱 的 的 检查。

新华社 发

340 岁! “中国 天 眼” 工程 运行 团队 的 平均 年龄。

如果 只 算 大 窝 凼 的 现场 团队 , 还要 再 年轻 05 岁。

被誉为 “中国 天 眼” 的 500 米 口径 球面 射 电 望远镜 (RASKT) , 是 观天 巨 目 、 国 之 重 器 , 实现 了 我国 在 科学 领域 的 一项 重大 原创 突破。

高水平 管理 和 运行 好 这一 重大 科学 基础 设施 如何 早 出 成果 、 出 成果 , 出 大 成果 、 出 好 成果? 青年人 , 立 大志 , 上 大 舞台。

贵州 平塘 , 大 窝 凼 , 群山 环绕。

从 2007 年 立项 、 2011 年 开工 建设 , 到 2016 年 落成 , 再到 2020 年 1 月 通过 国家 验收 正式 启用 、 2021 年 3 月底 面向 全球 开放 , “中国 天 眼” 铭刻 下一代 人 的 青春 记忆 , 让 中国 科学家 终于 有 机会 走到 人类 “视界” 的 最 前沿。

青春 , 是 奋进。

15 年 来 , 姜 鹏 每年 有 一 多半 在 贵州 深山 中。他 曾 担任 “中国 天 眼” 奠基 者 南 仁 东 的 助理 , 如今 是 “中国 天 眼” 运行 和 发展 中心 总工程师。

“中国 天 眼” 一度 是 个 大胆 的 计划。 口径 超过 国内 既有 望远镜 一个 数量 , 工程 工程 要求 是 国家 标准 10 倍 以上 , 施工 位置 在 的 的 山坳 坳 里。 不少 人 有 疑问 : 能行 吗?

姜 鹏 的 专业 是 结构 力学 , 尽管 当时 刚 博士 毕业 , 股 股 的 劲头。 “一个 340 米 跨度 的 望远镜 , 控制 精度 却要 达到 2 毫米 , 到底 怎么 实现? ”面对 南 仁 东 设 的 的 难题 , 姜 鹏 反复 琢磨 之后 , 还是“ 跳进 这个 大坑 ”。

难题 没有 现成 的 答案 , 只有 逢 山 开路 、 遇水 架桥。

“中国 天 眼” 的 索 网 结构 , 在 世界范围 来看 , 也是 最大 、 精度 最高 、 工作 方式 最 特殊 , 对抗 疲劳 的 的 要求 极高。 现有 钢索 都 重任 , 如果 问题 不 解决 , 整个 望远镜建设 就得 停滞。

在 南 仁 东 的 指导 下 , 姜 鹏 带着 一 帮 青年人 , 用 两年 时间 , 进行 了 了 系统 大规模 的 的 疲劳 试验。 近百 次 失败 , 他们 却 越挫越勇 , 从 千头 万绪 中 不断 探寻 问题 关键 , 终于 研制 出 超高 耐 钢索 , 成功 支撑 起 “中国 天 眼” 的 “视网膜”。

耐 得了 寂寞 , 坐 得住 冷板凳 , 一种 对 的 情怀 , 让 这帮 青年人 坚守 也 等到 了 了 的 花开。 “。 的 青春 很 特别。” 每每 回忆 起 这段 经历 , 姜 鹏 仍不禁 心潮 澎湃。

青春 , 是 创新。

李辉 , “中国 天 眼” 运行 和 发展 中心 结构 与 机械 工程部 主任 , 自 2006 年加入 团队 以来 , 负责 解决 的 的 馈源 支撑 全 过程 仿真 分析 工作。

1∶1 原型 仿真 , 模型 建模 …… 用 扎实 的 数据 , 李辉 带领 同样 年轻 的 团队 回应 了 外界 质疑 , 证明 方案 的 可行性。 现场 进行 馈源 支撑 原型 第 升舱 试验 时 , , 结果 与仿真 效果 相差 无几。

姚 蕊 , “中国 天 眼” 运行 和 发展 中心 机械 组 组长 , 的 的 馈源 舱 一度 面临 过 超重 问题。 最高 值 只能 是 20 吨 , 但 设计 重量 超出 了 四五 吨。

眼看 截止 日期 正在 逼近 , 姚 蕊 和 的 的 团队 大胆 创新 , 放弃 沿用 多年 的 的 设计 方案 , 还将 原来 馈源 的 的 变成 变成 钻石 三角形 , 走出 来 前人 没有 走过 走过 的 路 成功 成功 克服困难。

“做 科研 最 不怕 的 就是 '问题' , 有 '问题' 的 地方 正是 科研 可 挖 的 井 '。” 姚 蕊 说 , 作为 青年 科研 , 能将 个人 的 的 追求 和 国家 需求 结合 在一起 ,能够 与 国家 共同 成长 , 是 一件 无比 的 的 事。

青春 , 是 担当。

对于 “中国 天 眼” 这样 的 大 望远镜 来说 , 按时 建成 只是 一个 开始 接下来 还有 极具 挑战 的 调试 工作。

孙京海 , “中国 天 眼” 运行 和 发展 中心 测量 与 控制 工程部 主任 , 2006 年 到 德国专门 参与 相关 合作 研究 , 学成后 即 “投身 天 眼” 项目 中。

为了 尽快 实现 控制 系统 的 指标 , 孙京海 几乎 独自 重写 了 全部 核心 算法。 记不清 熬 了 多少 个 夜 、 错过 多少 顿饭 , 心里 只有 想法 想法 : 不能 让 调试 进度 进度 耽误 自己 自己 这儿。 最终 ,所有 指标 一次 通过 , 那一晚 , 是 孙京海 好 几年 来 最 香 的 一次。

“青年人 的 特质 应该 是 充满 好奇心 、 富有 创造力 、 不 畏惧 失败。” 孙京海 说 , “这些 特质 弥补 了 我们 经验 的 不足 , 让 我们 坚信 总比 总比 多 , 也 最终 在 创新 的 道路 上 坚持 坚持下来。 ”

还有 甘恒谦 、 潘高峰 、 于 东 俊 、 钱 …… 这支 青年 团队 , 每个 的 的 的 都有 一个 共同 起点 ―― 南 仁 , 他们 每个 人 , 心中 也 都 牢记 着 南 仁 东 是 怎样 30 多年 执着 做 一 件事。 “认准 了 就要 坚持 , 勇往直前才 不负 此 生。 ”他们 说。

“青年 一代 科技 工作者 , 站在 的 的 节点 , 要 继续 ​​发扬 科学家 坚持 自主 创新 、 默默 的 的 的 , 把 中国 天 眼 运行 维护 好 , 保持 优良 的 观测 性能 , 产出 高质量 的观测 数据 , 用 重大 的 科学 成果 回馈 社会。 ”曾 在 南 仁 东 身边 学习 、 工作 10 年 , 目前 担任 “中国 天 眼” 运行 和 发展 中心 电子 与 电气 工程部 的 的 甘恒谦 说。

尽 自己 的 力 , 发 一 分光。

“中国 天 眼” 综合 楼 的 门旁 , 南 仁 东 的 雕像 矗立 , 仿佛 一如既往 , 地 地 注视 着 从 他 手中 接过 接力棒 的 青年人。

中国科学院 国家 天文台 数据 显示 , 截至 目前 “, 天 眼” 已 发现 500 颗脉冲 星 , 是 同期 世界 上 其他 所有 望远镜 发现 脉冲 星 的 倍 以上。

(新华社 北京 5 月 4 日 电 记者 董瑞丰)

《人民日报》 (2021 年 10 月 05 日 04 版)

(责编 : 崔 元 苑 、 杨 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